假裝是個boss|第九十七章:二十年后再見羲和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唐閑漸漸的清醒過來,記憶到了這里其實并沒有完。

    之后還有一些對話,在他擁有自己的記憶之前,那對夫婦將自己帶去過別的地方。

    那是一個極為隱秘的地方,其隱秘之處,也許如同自己的出生地。

    這仿佛是一個制造新神來對抗舊神的計劃,又或者反過來才是正確的?

    他如今也終于確定,這對夫婦便是自己的父親,唐問與鐘遙。

    后面的九年,自己的確是有一部分,活成了他們所期望的樣子。

    也因此在見到那個女孩的時候,才會覺得一切極為熟悉。

    原來那個與自己沒有血緣關系的鐘秀秀,真的是自己的妹妹。

    他無聲的笑了笑,慢慢的抹去了眼淚。

    腦海里的對話最終停住,父母將自己帶去了何處,那又是另外一個秘密。

    為何這些記憶會隱沒著,又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忽然出現。

    當時康斯坦丁給自己的藥劑到底是什么?

    他自然不相信那是普普通通的抹去記憶的藥劑。

    更像是某種……讓自己暫時失憶的藥劑,其中的技術可比單純的安艾提取液要高明太多。

    他這樣做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唐閑是不相信種種巧合和一時興起的。

    康斯坦丁沒道理放任父母帶著自己離開。作為七個秩序者里最聰明的存在,康斯坦丁到底在計劃什么?

    父母當年又是帶自己去了哪里?

    他們提及到只有九年的壽命。

    這是他們在自己十一歲的時候,離開的原因嗎?

    他們果然已經……死了嗎?

    只是死在了哪里?

    知曉自己壽命的原因,是與康斯坦丁的交易有關,還是與他們自身的計劃有關?

    種種疑問在唐閑腦海里一閃而過。

    但他并沒有去深究。意識逐漸清醒之后,唐閑只有一個念頭——

    撞開第五層的天花板,將那個厭惡氣息的主人,撕成碎片!

    “唐飛機,準備好了嗎,我要你把天花板破開。”

    “哦,你剛剛又哭又笑的,看起來真奇怪,現在正常了嗎?”

    眼淚與笑容,事實上也足以說明這些事情帶給唐閑的巨大觸動。

    但即便記憶里經過如此大的波動,唐閑其實表現出來的情緒也并不濃烈。

    哭也好笑也罷,他表情看起來都是淡淡的。

    “我沒事了,只是想起了一些有趣的過去。閑話不多說,準備好戰斗吧,這次的敵人很強。”

    “區區人類,本大爺還瞧不上。”

    平地生風,話音落下后,唐飛機也不墨跡,早就在等待著唐閑一聲令下。

    他膝蓋微微發力,整個林肯堡壘第四層霎時間便有輕微的震動。

    自人類入住金字塔以來,即便是最大的動亂,也鮮有對金字塔內部造成破壞的。

    尤其是大規模的破壞,前所未有。

    最巨大的喧囂將至。

    唐飛機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撞向了第五層。

    唐閑微微皺起眉頭,因為下一秒唐飛機變作了龍形。

    龍吟之聲帶著驚疑,卻也如同雷霆,將整個凌晨時分的寧靜徹底撕開。

    巨大的金字塔,每一層都在振動著。

    震感最為強烈的第四層,在凌晨時分,龍吟與震感帶來的喧囂,叫醒了萬家燈火。

    盡管只有很少人看到了這一幕,但在這個通訊無比發達的林肯堡壘,想來不久之后,全世界兩百多座堡壘——

    都會見到一條蒼龍撞擊六百米高的天花板的震撼情景。

    天花板破開,對于第四層的人來說,這種事情大概就跟天空被捅開了一個窟窿沒什么分別。

    盡管落下不少巨大的建筑殘骸,但與唐閑計算的一樣,嗅覺反饋到這片地區,應該是一片空地。

    完成了唐閑的要求后,唐飛機蜿蜒而下,帶著唐閑離開。

    面具菜刀俠騎著一條龍這件事,對于獵人們來說并不稀奇。

    第四層的林肯堡壘,有不少知名的怪物獵人。

    但即便是他們,在困倦中醒來,于金字塔內部,見到這么一號人物騎著龍飛往第五層,也依舊會震驚的下巴脫臼。

    似乎一覺醒來,時代變了。

    飛上六百米的高空對于唐飛機來說不過眨眼間的事情。

    沒有了天花板的阻礙,氣味的反饋就更加明顯,唐閑能夠感覺到,兩個極為強大的存在,正在進行死斗。

    “這天花板你人類形態破不開?”

    【我的力量在靠近這里的時候,不知不覺就變弱了,我必須變回本體,才有力氣破開。】

    唐飛機的語氣帶著凝重之色。

    越是接近第五層的這片區域,便越發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被某種強大的法則壓制。

    即便變回了本體,但隨著不斷靠近某個氣息,唐飛機依舊感覺到自己像是回到了最虛弱的狀態。

    這比他擊敗了饕餮之后還要虛弱。

    好在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唐飛機此刻縱然實力大幅度削弱,但也遠遠強過進化區的實驗體。

    唐閑說道:

    “我會弄清楚這一切怎么回事的,不過眼下你得把窟窿賭上。還能辦到嗎?”

    【小意思。】

    寒冰漸生,隔著厚厚的冰層,第四層與第五層再次呈現出視覺隔離。

    整個林肯堡壘的防御系統也在迅速的做出響應。

    但唐閑和唐飛機已經來到了第五層。

    在林肯堡壘的正規軍們集結之前,他至少有半小時的時間可以使用。

    進化區自然也有一些守備人員,哪怕是在凌晨時分。

    但面對一頭巨大的盤旋在空中的龍,還有對人類單位幾乎沒有任何弱點可言的伊甸魔童,這些守備自然是無法抵擋的。

    唐閑沒有耽擱,氣味的指引讓他清晰的感覺到了真正的戰場所在。

    他正處在超s級實驗區域的外圍。

    阿卡司,唐索野,元霧,乃至極遠處宋缺的氣味唐閑都能夠嗅到。

    當然不止這些人。

    還有一個他極度厭惡的存在。

    指了指方向,唐閑說道:

    “變作人類吧,這次不需要你戰斗。”

    【你確定?】

    “在寬闊的戰場上,藏凜不是你的對手,你可以在百獸藏麟的領域外打擊它。

    但在這種不算大的戰場里,處在它的領域內,你拿它也沒有辦法。

    那個家伙我來對付。”

    唐飛機變作了人形,巨大的身軀在這里也的確不好活動。

    變化為人形后,那種來自百獸藏麟領域的壓制,就更為嚴重。

    他很不喜歡這般過于弱小的感覺。

    ……

    ……

    超s級實驗區。

    化作了競技場的實驗區,已經遭受到了不可逆轉的摧毀。

    就在數十秒前,羲和與阿卡司都感覺到巨大的震動。

    地震這種事情,幾乎不可能發生在金字塔內。

    二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的戰斗極為專注。

    紅與黑的力量交織,傾瀉在這片戰場上。

    元霧和唐索野都憂心忡忡的看著阿卡司。

    即便到了現在,元霧也一次都沒能擊中阿卡司。

    但阿卡司對元霧,也不曾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他們就像是兩個生存能力遠遠大于進攻能力的怪物在互掐。

    羲和的能力是全方面的強大,恐怖的生命力,和超強的防御力以及回復能力,讓羲和處于一種不敗之地。

    而阿卡司依舊只有速度。他以一法破玩法,是真正的唯快不破。

    一時間誰也奈何不得誰。

    但唐索野和元霧都能夠感覺到,阿卡司處于劣勢的一方。

    這就像是兩種人類可以達到的究極形態。

    一個天賦燃燒,一個是暴君化。

    在這個形態的維持期間,勝負難料。

    真正的勝負手,也許比的是誰能夠將這種形態保持到最后。

    誰先結束掉這種特殊的強化狀態,誰就會敗北。

    羲和甚至沒有怎么進攻,只是在被動的防御。

    阿卡司的一切進攻對他都造不出威脅,他好整以暇的應對著阿卡司。

    帶著那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笑容。

    “我沒想到你還有援軍,不過來的不管是誰,在這座金字塔里,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阿卡司,你還能維持多久的暴君形態呢?

    在你褪去了這層力量之后,我會把你做成我的傀儡!不止是你,還有你的伙伴們。”

    羲和的速度沒辦法與阿卡司相比,不過他已經漸漸開始適應,應對阿卡司的時候,也不再那般狼狽。

    阿卡司沒有因此而停歇,他不斷地進攻。

    神情也同樣的越發冷靜下來。

    暴君化的阿卡司,在最初的盛怒之后,進入了一種極為神妙的狀態。

    他憤怒于自己和唐索野的過去,憤怒于七號的過去,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進化區的主人,必須得到代價。

    這種憤怒還在不斷地變強烈,支撐著阿卡司維持暴君形態。

    但同一時間,阿卡司在戰斗中又開始越來越冷靜。

    在這場漫長的對決里,羲和一直在擾亂阿卡司的心境。試圖讓阿卡司犯一些錯誤。

    一旦阿卡司在戰斗之中顯露破綻,羲和有把握一擊扭轉局勢。

    因為阿卡司并沒有他那般強大的生命恢復能力。

    電光火石之間,一紅一黑兩道光影交錯多次,羲和卻始終沒有碰到阿卡司。

    阿卡司對這一切顯得極為從容。

    他清楚自己面對的,也許是一個超級天才。

    但這個天才,又有幾次是經歷過死斗的?

    在廝殺的經驗上,阿卡司終究更勝一籌。

    越是冷靜,便越能想到更多的狀況。

    他沒有理會羲和的嘲弄,進攻也越發的保守。

    大腦飛速運轉,阿卡司很快分析清楚了現在的情況。

    方才的巨大震動,耳邊依稀響過的龍吟之聲。

    在這個時候,這樣的地方,來實施救援的,天底下只有一個。

    匕首劃過一道長長的弧刃,阿卡司與羲和始終保持著某個距離。

    原本的近戰纏斗變成了現在的游擊。

    羲和原本并不以為意,甚至以為阿卡司的暴君形態即將解除。

    但這樣的狀態維持了幾十秒后,從阿卡司越發沉著的神情上,羲和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他駐足了一秒鐘,很快想明白了一切:

    “看來營救你的人,來頭不小,你很信任他。”

    阿卡司沒有回應。

    在羲和準備將攻擊相關的幾個天賦引燃,迅速結束掉戰斗的時候,戰場卻陡生異變。

    空氣中的溫度開始慢慢的變低。

    寒冷的氣流似乎預示著某個強大生物的接近。

    金字塔內的天賦者沒辦法使用天賦,而萬獸的血清會被壓制。

    羲和臉上的笑容收斂,他皺起眉頭。

    腳下的冰晶表明,這要么是某種武器效果,要么便是來了一個實力十分強大的怪物。

    這樣的怪物不可能是人類。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外圍的壁壘被瞬間破開。

    風暴之中夾帶著冰晶,原本灼熱的戰場,在下一秒就變成了寒冷的荒原。

    競技場的邊緣處,兩道身影慢慢的出現。

    伴隨著外面那些警報聲,作為對金字塔極為了解的存在,羲和確信這是萬獸入侵時才會觸發的一些警報。

    他的神情越發凝重。

    能夠在百獸藏麟之下還有如此破壞力的生物可不多。

    足以表明,這兩道身影里,其中一只至少是某個橙階起步的生物。

    他不認識那兩個人,一個相貌英挺,一臉郁悶的年輕男子,和一個帶著古怪面具的家伙。

    面具人只是看了羲和一眼便將目光挪向了邊角的唐索野和元霧。

    那一眼的情緒顯得極其復雜。

    羲和的內心忽然升起一種異樣的感覺。

    他當然沒辦法隔著面具就將一個人認出來。

    事實上當年聚集在神座之下的幾個孩子,在二十多年后是什么樣子,誰也無法單憑想象就將其腦補出來。

    只是這種熟悉的氣息,讓羲和很不舒服。

    阿卡司這個時候才說道:

    “我不需要強硬撐著,我有我的朋友。”

    這種感覺實在是很美妙。

    盡管內心深處知道不該依靠唐閑,阿卡司也沒打算現在就歇息。

    但上一次也是,這一次又是。

    在進化區里,在自己和唐索野都遇到危險的時候,唐閑就像天神降臨般殺到——

    再也沒有比這更愉快的事情了。

    唐閑內心松了一口氣,原本抵達戰場的時間該更早一些。

    但是記憶的蹦出,讓他的意識某一陣子都處于停滯狀態。

    他轉過身,認認真真的看著羲和。

    那張討厭的臉與過去自然極大地不同,他也不再認得出。

    但首先可以排除,這不是康斯坦丁。

    也不是句芒,句芒是女子。

    再次這不是烏拉諾斯和塞壬,畢竟樣子變化再怎么大,也不可能小時候是白人或者黑人,長大了就變成眼前這幅黃種人的形象。

    逐一排除了一番,唐閑淡淡的說道:

    “好久不見,羲和。”

    妙書屋
假裝是個boss最新章節http://www.hepfdh.icu/jiazhuangshigeboss/,歡迎收藏
手機看假裝是個bosshttp://m.heiyan.org/jiazhuangshigeboss/假裝是個boss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假裝是個boss》版權歸原作者更從心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偏執大佬一挽情深俏妃逆天記貓狗太極鎖天記木葉之六道凈眼重生之換親你若盛開花香自來寵婚萬萬歲悲催村女重生記星之所向心之歸途歲月寥落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