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帝姬|外傳二——涼風起天末,落月滿屋梁(上)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白駒過隙,轉眼十年。十年彈指一揮間,宗政府中的錦幔珠簾,印染壁掛,卻都如同南室中懸掛的那幅遠浦歸帆山水墨畫一般,毫無褪色,歷久彌新。

    好似他偶爾夢縈時,所見得她的笑容。

    摒退了侍衛與仆從,他獨自一人撐著柄天青羅傘,漫無目的的在宗政府中踱步。勸諫天青色不符他當今身份的內侍,被他淡漠的眼神駭得倉皇跪地。他只視若無睹,一言未發的離開。

    年少時能夠光明正大,坦坦蕩蕩的在夜晚與她共處一室的時光,也不過僅在她成為令舟帝姬后,嫁入宗政府的那短短幾月。那時他還是有實卻無名的泛夜大鴻臚,然而日日暢快愉悅心情,卻勝過當下端持拘束何止百倍。

    可惜人總是不知足。此刻的泛夜帝王,歆羨彼時的泛夜臣子;彼時的泛夜臣子,卻懷想最初不過布衣的宗政煦。此生至今,他自認閱人無數,卻唯有她一人,從頭至尾,真正完整的見證了他自一介平民走到萬人之上。

    可是初時在他身邊、紅燭暖帳前,溫軟耳語同他述陳大鴻臚利處前途的那個姑娘,卻早已咫尺天涯。雖仍在心上,卻不在身旁。

    說到底,她也曾有意付他一顆真心。是他親手推拒否認,才致此后陌路恨意,延綿無期。

    是他彼時太過自負,太過自滿,躊躇滿志的以為她會一直在原處等他。即便知曉她性情最是決然,卻也存了八九分的僥幸,認為她掙不出這個自己與父親布局了近二十年的棋局。是他自視頗高。從見桓恪第一眼便隱隱覺出變數,卻未在與她分離時相望的那一眼中,預見到日后她在胡汝的那些日夜,會釀成他獨飲一生的苦酒。

    他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抬起眸子,赫然已立在父親的書房前。原在書房中安置的,促使他半刻都不停留,立即避逃往胡汝的那只烏木箱,為聊盡孝意,已被他一把火焚燒成灰,里里外外不留毫余。余燼同父親的身首異處的尸身一并,埋葬至永不見天日的地陵。

    他至今都記得那日確認身世后自己的神情,無悲無喜,無樂無怒,本是無心之人,也談不得如何伶仃,更談不得所謂被拋棄。唯一闖入腦海的一念,只有三字,去尋她。

    她會不會如那晚一般,紅燭垂淚,巧笑嫣然,柔情細語,出言安慰?

    應當……會吧?

    仿佛想要把其后的發生抹殺,他頗有些不耐的皺了皺眉,轉身利落舉步。

    疏雨橫斜,塵埃微揚。今時今刻,他獨自走過的每一步路程,都曾與她并肩同行。偶爾相顧談笑,多時不發一語。但只要有她在,無論晴雨都是人間好光景。

    她與他首次在宗政府*相談,她曾坦誠自己不喜“伶月”的封號,存了心思覺得那是水月鏡花之意。每每有人這樣喚她,她面上總會掠過一絲極淺的厭惡。可他卻以為這兩字于她極當。“了見水中月,青蓮出塵埃。”她心性自如水中月影一般清澈純凈,所謂水月虛無縹緲,不過是她之于他。

    普天之下,不櫛進士可堪數卻,如她這般慧心妙舌,七竅玲瓏之女子,當世間,卻是無詞足以形容一二。他所設之局,所隱之事,所藏之心,自詡瞞得過天下人十之八九。然而除卻林風殿上下的李代桃僵,著實迷惑了她一段時日外,直至臨近結局的最末,她未看破的,只有一件。

    桓恪的死。

    林風殿之事未令她起疑,是因她彼時并未在意。桓恪之性命她不愿多思,卻是因……她傾慕他。

    蕭月穆傾慕桓恪。

    那時尋到胡汝,眼見纏繞他余生的噩夢已成真。他看著桓恪與她攜手而來又挽手而去,聽著她滿是笑意,語氣中是他從未聽過的仰慕、愛眷與依戀,道一句“澄廓說得不錯”,宛如這世上所有的平凡少女,那情致與神態,同新婚伊始,與夫君兩情繾綣的新婦別無二致。

    每一聲“澄廓”入耳,每一回懷疑他至今所做一切的意義。他一點也不羨慕桓恪與她獨有的稱謂,真的。他只是嫉妒的發狂。倘若從頭清算起來,先被她應允喚她閨名的人應當是他。如同她以為,她同桓恪的初見在他之先,更或許在那時,桓恪的身影便已烙印在她心底的某個角落。

    如今父親已去,曲終身亡,知曉幼年時他曾與她有過一面之緣的人,只余了他自己。既是口說無憑,他便也從未想著提及。可在游思妄想的此時,卻有些后悔未坦言此重關竅了。

    他緩緩地走過這空蕩寂然的后院。就是在此地,他雖言不由衷,卻果斷干脆,不留絲毫余地的以“惜取眼前人”五字,扼斷了同她之間的日后。自然,依他處世之道,種種情況俱早在思量之中。那夜潛入鏡花宮向她求親自是真心,那夜在這庭中雖心中激動,卻強自摁住立時應下的沖動,反以言語傷她心意,也自然是深思熟慮。

    他虛長數十年,頭一回滿心歡喜的全憑自己心意,入了宮向心儀女子訴罷衷腸,回至府上,迎他的卻是父親毫不留情的責罵。待他好容易又鼓了勇氣,借公事之名接她出宮暢游,確認過她的眼神,明曉自己也在她心中,正自欣喜時,又被父親著人喚去,當眾罰跪思過。

    “成大事者,兒女情長,風花雪月,皆是廢物。”

    父親這樣說。

    可他只想要短暫的同行的可能,卻也被無情無余地的抹殺。彼時他無能反抗,只能在發誓斷了情念后,于無人處重重的打了紀疊一巴掌。而直到她送來帝姬之印的那日,連同紀疊在內的與父親有所連牽的一干親信,終于都已一一被他親自送去彼端,為父親繼續賣命。

    他有了自立門戶的,取父親而代之的心思,便是自那時起。后來于行刑臺上,他遙遙望見孟燁寒手起刀落,心中也未起半分波瀾。他自是不甘,幾乎是將她親手拱手送入桓恪懷中,可也總不由自主為自己尋開脫的理由。思來想去,也唯有父親有這資格做這替罪羔羊,罪魁禍首。

    微風稍起,細雨夾著涼寒,濕了他前襟一角衣衫。渾不在意的拂了拂,此地也并無甚可留戀。他便再度舉了步,從府中的另一側,踽踽獨行著向府門走回。
傾城帝姬最新章節http://www.hepfdh.icu/qingchengdiji/,歡迎收藏
手機看傾城帝姬http://m.heiyan.org/qingchengdiji/傾城帝姬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傾城帝姬》版權歸原作者容瀟翛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你能不能別撩我我居然愛上仇人女兒碧云重生俏卿寶快穿攻略:忠犬男神契約令千歲男神:小迷糊,甜翻了!給爺想個霸氣的書名為你穿越時空之月冷清秋芷妃殤冠軍原來不軟萌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