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虛|二百二十五 惡趣味

推薦閱讀:抖音小說邪王追妻:廢材逆天小姐誤惹妖孽王爺:廢材逆天四小姐我的貼身校花帶著農場混異界極品全能學生校花的貼身高手超級兵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逆劍狂神重生之校園特種兵
    冥靈甚至猜到,這是作為一名靈獸才能擁有的天生感應能力,難道這是她之前變為一只貓所殘留下來的那一絲感應能力嗎?

    萬物皆有靈,這是佛家的言論。此刻冥靈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句所包含的沉重重量。

    一只在逃跑中被同伴慌亂中用鉗子夾斷腳的火紅*,并不是很大,大約只有一個成人的拇指大小,整體給人一中特別悲涼的錯覺,沒有了腳只能靠兩只鉗子仆仆前進,甚至在炙熱的黃沙地面上,還拖出了一條細小錯亂的痕跡。

    但是這只蝎子并沒有使用只屬于它本身天生的兵器,那就是用它的尾巴對身在它不遠處的成風進行威脅。

    是什么讓這只蝎子在此刻忘卻了它本身天生持有的致命兵器呢?

    冥靈這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傻傻的看著成風,此刻的成風簡直已經高大到像一尊真正的神一樣,他就屹立在這片炙熱的沙漠中,眼神無比茫然的看著他腳邊不遠處的這只蝎子,似乎在和它進行某中語言溝通?

    但事實或許并非這樣,這只蝎子早已被嚇破了膽,它已經徹底無法再前進半步,因為它沒有了腿,也不能再仆仆前進半步,這致命且或許能保它命的絲毫之距,就是它生命結束的全部路程與過程。

    它會死在這里,然后被炙熱的陽光蒸發成干澀的蝎子干?或許這就是它唯一的結局,它忘記了反抗,甚至忘記了本能,它裝死!

    成風看到這里突然冷冷的一笑道:“我的威懾力明顯沒有減弱,相反比以前更強大了,雖然我不太懂得這種威懾力的本質,但我知道這是殺意的一種,我就要指望這個進入戰界之墓,因為那里太兇險了,在過去的近八萬多年中,我絲毫不敢涉足那個地方半步之距,盡管在世人的眼中,我是那樣的強大,那樣的不可高攀,即使在黑神王明的思維里,我都是尊真正的神,可是又有誰明白我內心的痛苦呢?

    你死?那只是解脫,終于走到了生命的盡頭,不怎么光輝也不璀璨的一生就此終結,談不上所謂的稱王稱霸,談不上超凡入圣,更談不上所謂的宏大野心與奢望的實現,但就是如此平凡的一生就此終結,等待死亡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我曾在另一個世界里,無數次面臨各種各樣的絕望與痛苦。

    或許在我而論,或者以我目前的觀念而言,我更多的認為頃刻眨眼間的死亡,這種東西能減少痛苦吧?”

    成風傻傻的似乎是對蝎子講出了這些話,但又像是對身后的冥靈在說話,反正目前的冥靈是可以從成風的這段話中得到非常非常多的信息的。

    其一且最為重要的就是,黑神王明認為成風是尊神,這有些讓冥靈難以理解,因為黑神的實力簡直就是變態級別的,四個白神估計都沒有一個黑神強大!但成風不是像在說謊,如此看來成風一直在隱藏他自身的某種真正力量,難道是從進入本源世界開始,也就是近八萬多年前開始,就在隱藏嗎?那么這件事可能其中就一定隱藏著,另一個更為驚天的陰謀!

    其二卻是成風他自身認為更為重要的東西,只是冥靈的觀念思維認為這點并不怎么重要,那就是成風之前無數次在另一個世界,接受過的什么絕望與痛苦。

    其三就比較離譜了,冥靈反正此刻是想不通的,因為成風的話中包含的意義很是明顯,他懼怕戰界之墓,其近八萬多年歲月中都不曾敢涉足半步之距,這又是為什么?

    這讓冥靈想破腦袋都想不通,但是她知道目前的成風和之前的成風是有一定差異的,這個成風估計記憶是徹底恢復完整的,完全是一位她根本不理解的存在。

    但只見成風一腳就踩死了沙礫地面上的無腳蝎子,就是如此輕易如此簡單!這蝎子在成風的腳下似乎是那樣的軟弱,那樣的無助與絕望,它甚至還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呢,它就變成了一灘碎肉,身體中的水分幾乎是在一瞬間就蒸發怠盡,不大一會它就成為了一堆不大的蝎子干皮。

    可是如此離譜存在的成風,在殺人的時候也不曾出現過臉上目前有的這種神態,這是一種略帶諷刺與嘲笑的神態,似乎是一位高高在上的神在蹂躪弱小無助的螞蟻一般,左嘴角微微上揚,表示成風的確在進行某種神秘莫測的諷刺與嘲笑。

    “你真是個下流的人!踩死一只蝎子就能讓你如此高興嗎?真是一種無聊的惡趣味!”

    這一句出自冥靈之口的溫柔聲音,似乎還帶著一股異常的幽香,似乎在飄散并在擴散至這高達四十多度高溫的沙漠中。

    成風第一次見識到了冥靈的另一面,這一面溫柔,臉上略帶緋紅,給人感覺就像是一位異常圣潔的絕世美女,雖然她的確是位異常出眾到完全不真實的美人,但目前這種神態是與雨柔有種完全格格不入的差異的,一種雨柔不具備的圣潔與天真,或許是因為雨柔經歷的太多太多了吧?雨柔的內心深處早已對這個世界的所有規則都有所了解,更習慣于用她所知道的一切規矩去理解這個世界,而冥靈則完全像一位,一塵不染的三歲女孩童一般天真。

    毋庸置疑的是,每一位男人的心目中最致命的追求就是這種女孩,天真、一塵不染、對所有的世界規則一無所知。

    成風突然轉臉沖著冥靈一笑而道:“盡管我知道,冥靈姑娘您是我目前認識的所有人中,最為讓我棘手且心里最為無底的強大敵人,但此刻毋庸置疑的是,姑娘您臉上這份天真,以及您身上這獨特的香味,誘惑到我這位并不怎么帥氣的人了,您最好以后不要展示這一面給我看,我怕我忍不住,或許會在這高達四十多度的高溫沙漠里,或許會在更為嚴酷的環境中,然后對您進行狂暴或許溫柔的褻瀆!”

    冥靈看著成風那平淡且帶著一絲冷漠,但絕對穩如泰山一般的表情,無不在訴說著,這位成為絕對不是她認識,或者她所熟知的那位成風了,這是一位她自身不理解半絲半毫的奇特生物,簡直就像是非生命體。

    因為絕對沒有一位食物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黑神也不敢在她面前放肆,這是個事實真相。也絕對沒有那個生命體敢面對她對她說這樣的話,也絕對不會心不亂,甚至心神都不亂的地步保持著,這份只有似乎勝算是百分之百的情況下,才會有的這份從容與淡定。

    此刻冥靈第一次以她全身的細胞感受到了這位成風的恐怖,第一次明白當初為什么本源世界的太極陣,會以最高的禮儀召喚并迎接這個成風,她知道她離這個答案只有一句問話那么簡單,但她不想打破這種另她無比神秘向往甚至好奇的感覺,她知道成風隱藏著很多很多事,一些這個世界任何一個人,即便是能站在武神壇上的那些人,都沒有的精彩迷人故事。

    但冥靈知道,她會慢慢將這些故事挖出來,讓成風自愿講出來,因為冥靈是對她自身的不管是容貌,還是才華與絕對的智慧,都是有著絕對不容任何人懷疑甚至質疑自信的。

    這份自信是源自于冥靈的內心深處,這并不是一位虛偽者表現出來的那種自信,這完全是發自冥靈骨髓里的自信,是真正存在的。

    故此冥靈這會再次開口道:“我第一次見到真正的你,或許對于這片宇宙而論,在過去的近八萬多年,甚至九次大輪回中至今為止,第一次接觸到真正的你吧?

    不過話說回來,你真是個惡趣味的人,你的思維模式已經不是人類或者什么靈獸所具有的了,我覺得和你一起玩,定然會發生一些非常奇怪的事情與故事。

    但現在我想知道一件事,你去戰界之墓,這個對你來說絕對有著生命威脅的地方,是為什么?絕對不是為了一本《道》這么簡單吧?而戰界之墓的方位你應該一直都知道,黑神也知道,但為什么都不去呢?而現在又選擇帶著這種異常惆悵的心情去呢?”

    成風搖了搖頭,似乎在表示他自己并未惆悵一般,然后從黑色世界里拿出了一壇酒,揭掉封泥就大口的喝起來,咕咚咕咚許久之后,或許是喝飽了吧,這才開口道:“姑娘你真是問到了問題的根本。

    其實我跟黑神是同一類人,我們進入了戰界之墓以后會變得和一位凡人沒有絲毫區別,黑色世界也不能使用,只有蠻力,或許說只有人類具有的天生本能力量才能施展,但戰界之墓是什么地方啊?單靠這些力量完全就是找死,根本不容有其他的任何思考途徑,不過現在出了差錯!

    這個差錯要從召喚黑神說起,更要從黑神在武神壇得罪人說起,也要從天雨柔這個人說起,當然還有一個陸星河,此人極其帥氣!而且修為極其強大,我認識他,但他不認識我,他是《戰意星河》,這本書的書寫者,我有這本書。

    現在這個人在戰界之墓里,并且為了鏟除了一些非常令我頭疼且絲毫沒有辦法的障礙,雖然鏟除的并不是很徹底,但這不打緊,剩下的我能處理了。

    這就是為什么我不讓八少與天門還有華戰仙去王氏古墓尋寶,而轉頭去戰界之墓的原因,因為我可以向前推進一些距離,我甚至可以接觸到戰界之墓的入口大門了。
逐虛最新章節http://www.hepfdh.icu/zhuxu/,歡迎收藏
手機看逐虛http://m.heiyan.org/zhuxu/逐虛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逐虛》版權歸原作者郭天豹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抖音小說排行榜小清日的夏日曲為你穿越時空之月冷清秋芷妃殤快穿攻略:忠犬男神契約令千歲男神:小迷糊,甜翻了!你能不能別撩我逐恒冠軍原來不軟萌我居然愛上仇人女兒碧云

2019都市言情小說 | 最新玄幻小說2019 | 同人類小說 | 穿越小說 | 好看的玄幻類小說 | 2019仙俠小說推薦 | 最新穿越小說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蜀ICP備10027298號

pk10赛车历史记录官网